四海茶馆

CSGO kNgV-:寻找俱乐部没有期限,不会放弃

  这位巴西的狙击手讨论了与MIBR关系的破裂,要积极为O PLANO寻找俱乐部的问题。三个月前,当MIBR在Flashpoint 2被OG淘汰时,粉丝们觉得这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乌云终于消散了。由于kNgV-和trk已经和MIBR绑定,寻找其他选手似乎是一个最正确的道路。

  但是和平没有太久,新年刚过几天,就有消息称选手与MIBR的谈判破裂,这让队伍的未来再次乌云密布。主教练cogu直接开喷MIBR声称他被俱乐部“当做垃圾一样对待”,随后kNgV-也透露俱乐部要求他接受“75%的减薪来续约”。

  由于选手分散在四个不同的俱乐部(后来HEN1也加入了队伍),大家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来重新团聚,他们愿意等多久来找到合适的俱乐部呢?根据kNgV-的说法,能等多久就多久。毕竟这个队伍现在叫O PLANO,翻译过来就是“计划”。

  Q:当我在11月和你交谈时,你说你和MIBR的关系很好,你们谈了许多,特别是TACO和fer离开之后。那么是什么改变了你和俱乐部的关系?

  事实上,我们有过一段时间的亲密关系,在建立上一个阵容时,我曾经和Ari Segal(Immortals Gaming Club的CEO)以及Fly(MIBR董事)有过深入探讨。我表达了上一个阵容的情况,然后说了我想和LUCAS1以及HEN1和trk组队的想法,唯一改变的使我们不能协商续约。

  Q:当你决定不再与MIBR沟通时,你是否真的有一个计划,或者你是基于你能够找到一个俱乐部的信念而行动?

  是MIBR决定不与我们谈判,他们提出了一个报价,他们说这是最终报价,并告诉我们如果我们不接受,我们应该尽快让他们知道。我们就是这么做的,我们没有谈判的机会。Fly在我们出去比赛之前就明确表示,我们不应该对延续阵容抱有太高的期望。基于此点,我们开始思考,如果我们不能延续阵容,我们将采取哪些步骤,对我们来说,让七个人基于信念来做决定是轻率的。我们的决定是基于我们自己的想法做出的,我们知道我们是什么角色。

  我们的平均年龄是25岁,这意味着我们是一个年轻的队伍,有一个Major级别的核心阵容,有三个不断上升的年轻人以及一个赢得了多个冠军的教练。我们有一支经过了一线队伍考验的队伍,在30天内队伍排名上升了220位。我们的队伍在社交媒体上也有很大的影响力,可能是目前巴西最受欢迎的队伍之一。你能在市场上找到其他类似的阵容吗?这就是我们的确定我们一定能找到俱乐部的原因。

  Q:你认为找一个俱乐部会这么难吗?

  我们知道找到一个俱乐部接管我们并非易事,就像很难找到一个具有我们特点的阵容一样,找到一个能够支持一支一流队伍的俱乐部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最难的是我们比赛的时候还要去谈判。

  Q:一个月前,cogu说他们与Flamengo和Envy进行了会谈,这些谈判进行的怎么样了?

  我们正在处于一个我们称之为“路演”的阶段,我们是完全开放报价的,同时,我们正在评估提供给我们的机会。

  Q:随着时间的推移,机会的窗口会原来越小,很快队伍的排名会下降,你对寻找一个俱乐部感到有压力吗?你觉得你是拿自己的事业冒险吗?

  我并不认为机会的窗口会越来越小,相反,它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变得更大。同样我也不觉得我正在拿我的事业做赌注,我认为我是在保护我的职业生涯。对新俱乐部的选择要谨慎。我们是要签合同的人,我们需要与我们的新俱乐部签合同,然后将我们的职业梦想和这个新俱乐部联系在一起。我们意识到在顶级CSGO中竞争的困难和压力,我们正在寻找一个能够提供健康和富有成效训练环境的机构,以便我们施展才华。要达到顶峰,你必须110%的投入,我们需要支持。

  Q:鉴于目前疫情对经济环境造成的影响,你是否认为很难找到一个愿意满足这么多选手的俱乐部?Sharks,MIBR,FURIA,DETONA愿意谈判吗?

  疫情对世界各地都产生了金融影响,对全球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艰难的局面,但我们无法逃避的事实是,我们的领域在疫情期间实现增长,有一波新的商业人士进入电子竞技。如果我们只看CSGO,我们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足球俱乐部建立自己的队伍,我么你也可以看到成功的足球远动员建立自己的CSGO战队。

  我相信有机会,我们的代表和律师已经与我们签约的团队谈过,他们都愿意谈判。

  Q:在充满不确定性的情况下,队伍的氛围是怎么样的?

  气氛变得越来越好,我们在巴西的时候集中精神打比赛,试图找到一个俱乐部。我们每天都在完善我们的体系,并为下一个挑战创造有趣的内容。我们让我们的代理人处理这种不确定的情况,我们就专注于游戏内部的事情。

  Q:团队成员的财务状况如何?你还能在这种情况下呆多久,因为选手都坐在板凳席上而拿着更低的薪水,还是像cogu和LUCAS1那样,根本就是0薪水?

  我们知道我们可能有一段时间不能比赛,我们对这种情况感到满意,LUCAS1和cogu在社交媒体上都很受欢迎,他们在经济上也有实力可以舒适生活,和平地谈他们的未来。

  Q:你对公开diss MIBR这件事感到后悔吗?MIBR表示,他们不想让一个队伍来控制自己的命运,你不认为这个“反叛队伍”的标签会影响谈判吗?

  我不知道“后悔”这个词是否合适。MIBR的代表说,这种情况本可以处理得更好,但是在我看来这是一次性的情况。这又不是让技术人员根据选手的表现来决定哪些选手应该上场这么简单,俱乐部并不能决定一个选手的命运。

  我不认为因为我们没有接受MIBR的报价就把我们成为“反叛者”是正确的,我们有确立拒绝那些我们认为对我们不感兴趣的提议。

  Q:你最近直播很多,你还打算做什么?你收到了什么样的信息?

  是的,我们做了一次非常成功的直播,平均有3500人观看,不敢相信我们已经与粉丝们建立了非常牢固的关系。我们能够感受到他们的支持,我们有责任尽可能的接近他们,这正是我么你正在做的。

  Q:你是否设定了寻找俱乐部的最后期限呢?还是你要坚持到最后?

  没有最后期限,我们正在分析收到的报价,并欢迎新的报价,我们会坚持到底,我们提供的是对一个俱乐部来说最难找的东西:一个具有很强竞争力的队伍,在游戏内外都有协同作用。我们希望尽快回到比赛中去。


瓜分资源行动从此开始

带你任性玩转刺激赚钱

扫一扫关注